从《越狱》说开去

  Oh, the old sinner who was confined to these walls, he’s dead. The new soul deserves to be free.

  哦,过去高墙之内的那个罪人,他已经死了。新生的灵魂有他应得的自由。

  从2005年8月开始,《Prison Break(越狱)》这部电视剧就在美国继而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甚至形成了一个所谓的越狱效应,最喜欢凑热闹的我国人民也不例外。对于建立在监禁与逃脱这个模式下的剧本,很能吸引人,尤其是对监禁充满好奇又未实际体验过的人们。一直以来有关逃狱的影视产品不少,最有名的当属《肖克申的救赎》、《基督山恩仇记》、《胜利大逃亡》等等,其实我认为最经典也最真实的应该是一部人们并不太熟悉的由法国导演雅克·贝克拍的《洞》。

  脱逃犯罪是一直存在的,从古至今从未杜绝,再壁垒森严的监狱也挡不住逃狱者“追求自由的心”。随着《越狱》的四季终结,关于逃狱的话题逐渐冷却了,没想到前一段我国发生的几起脱逃案件使这个话题再度被人提及。一个是内蒙的四人脱逃,一个是湖南德山监狱的单人脱逃,媒体报道得很快,老百姓传的更快,现在信息是比较公开了,但有的媒体却宣传过渡,甚至从个别相关人的一两句话断章取义臆想连连,把这两件事搞得神神秘秘,使得很多人认为这些罪犯三头六臂无所不能,堪比007。

  其实脱逃罪是服刑罪犯再犯罪中的常见罪名,以前是多发的,我上班时据老同志讲80年代甚至是一跑一群的,因为那时外役犯人较多,看押警力不足,在种地、基建等现场脱逃的机会很多。近些年我国的监狱大多取消了外役劳动,犯人都在大墙内改造,失去了最好的脱逃机会,脱逃案件也相对下降了,单就我处理的案件来讲,以前每年要处理3到10起脱逃案件,近几年甚至两三年也没一起,偶尔有一个,也是多年前脱逃如今被捕获的积案。从监狱内脱逃的案件也不是没有,近来也少了,一是制度健全了,二是警戒设施完备了,三是责任制度落实干警责任心强了。脱逃案件不但给监狱的监管秩序带来极大破坏,对社会稳定也有很大影响,逃狱的罪犯没有正当生活来源,逃狱后再犯罪的比率很高。对脱逃案件着重预防加强打击是很有必要的。

  说说我印象比较深的两起脱逃案件:

  一个是利用汽车逃跑的,两个犯人和监外的家属预谋,由家属与监狱合作生产项目,需要用汽车出入监狱拉产品,家属将面包车的后座改装了,一次来拉产品时二犯乘人不备钻进改装好的车座下,监门的干警没查出来,就这样跑了。监狱很费解人是咋跑的,直到这二人被抓回来才明白咋回事。

  第二个是直接跳监墙跑的,那是个老监狱,过去是五七干校,监墙不高,后安的电网,一个犯人在一个雨夜居然用破塑料布当绝缘手套跳墙跑了,大家最奇怪的是他怎么没让电网打死。这人后来在农村偷马又被抓回来了。

  脱逃的罪犯基本没有基督山和安迪的好命,没有能在社会上安稳生活的,尤其是在我们这样身份很透明的国家,基本都逃不过被捕获加刑的命运,只是时间问题。我接手的案子逃跑最长的逃了20年,此人娶妻生子离婚再娶再离再娶,被抓到时50多了刚泡个不到20的小蜜,偶尔因为点小事被当地派出所排查出来了,真是法网恢恢。



发表评论?

2 条评论。

  1. 越狱看到第二季完了就实在看不下去了。。。
    从豆瓣过来,楼主在我上面一层。

  2. 用了一个星期,加班加点的一口气看完四季的路过

回复给 江流 ¬
取消回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